tom游戏大厅:欲先坐动车前往北京 江钰源何可欣无缘

文章来源:基金买卖网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5:26  【字号:      】

tom游戏大厅

  大V刷数据微博调数据显示方式应对流量造假怎么破?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大家在刷微博、刷公号时会不会有这样的疑问,这人真有这么红、有这么多粉丝?这文章不怎么样啊,真有这么多人看?近日,新浪微博管理员账号发布《关于调整微博转发评论数据显示方式的公告》,其中提到“某些大v被刷爆的转发、评论数字,实际上反映的是唯数据论、唯流量观的滋长和蔓延。”流量造假这个不算新的话题,由此再次备受关注。  中国之声记者调查发现,刷数据十分简单,以公众号的十万加阅读量来说,几千块钱就可以刷出来。对于公众号运营者自己来说,刷漂亮数据,也并不只是自己的期待。“饮鸩止渴”式的运营背后有着一条多方默许的利益链条。  数据造假背后的“生意经”:长期存在、已成行业规则/*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承接“粉丝业务、点赞/评论/转发业务、阅读量业务、抖音等直播平台营销方案”,一个名为新微传媒的微信,在自己的宣传页面上详细的标注了各项业务,类似提供此类服务的公司,基本都是如此“身兼多职”,根据这些商家的描述,价格根据平台和要求不同,时有波动。  比如微博“产品”的价码:1万个粉丝90元到270元不等;100个点赞3到5块钱,阅读量业务是最便宜的,1万次4到20块不等;到了微信公众号,提高一万阅读量需要400至600左右。  中国之声记者在淘宝上联系到一个“优化阅读量”卖家表示:“我们这边是真人增量,就是人工增量。不是那种机器刷,快单基本上几千的时速,慢单两三百的时速。我们这边给您增加阅读量的话,在您后台显示的会话来源,就是这样的一个来源增量。”  会话来源一般指的是图文消息群发后,关注该公众号的粉丝直接在公共号界面点开阅读的量,这种增量不易被识别。刷会话来源阅读量的方法实际也不难,刷量公司通过号贩子购买大量的微信号,通过程序进行管理、操作。中国之声记者在qq群中就找到不少微信号贩子。  号贩子1:“新号40元,实名号75块钱一个。如果量大的也可以便宜。你先说需要多少,我这边一天几十个应该不成问题。”  号贩子2:“数据养的号咱不要,只要自己的私人号,咱是做平台和微商的。”  几十块就可以买一个微信号,为一篇公众号文章打造十万加阅读量,可以赚几千块,这个链条的前端,听起来是个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而在后端,刷数据又是复杂的、心照不宣的默契。娜娜(化名)运营着一个垂直领域的公众号,因为内容领域专一,阅读量虽然往往维持在两三万,但用户黏度及品牌方的认可度都不低:“我自己有想过,但没有实施过。这种要求一般不会由品牌方来提,就算要提一般是公关公司,他们希望对品牌方有所交代,然后面子上好看一些。”  盘点各方观点:刷出来的流量数据造假链  采访中中国之声记者发现,很多博主也知道刷数据本质上是“饮鸩止渴”。但当微博或公众号进入到商业化阶段,因为关注“数据”的人太多,公众号运营过程中难免会遇到压力。刷一波流量后,博主可以盈利,对公关公司和品牌执行者也好交代。几方甚至由此编织起一张“互惠互利”的庞大利益网。  经纪人——代表网红,好数据才能卖上好价钱。  王戈(化名)一直在帮一些网红当运营经纪人,他形容自己的角色有点像“包工头”:“kol(关键意见领袖、博主)没有那么多时间跟公关公司去接触,所以他会有自己的经纪人。比方说我的一条广告是多少钱,然后我大概能够做到什么样的内容,我是代表kol。一般发出来以后有一个自然流量,如果是真的跟你平时的内容差特别多的话,作为kol来说,他本人输出的一个内容,没有做效果很难看,数据很难看,这种东西其实对作者本身也是一种伤害,我们可能会跟博主说我们要去做一下这个效果。”  公关公司——平衡品牌与博主,筛选适合的公众号,数据、调性都得考虑。  李婷(化名)是上海一家著名跨国公司的公关,之前她还有过传统媒体及头部公众号的工作经历,在她看来,公关公司需要对品牌负责。“我们都是有年度维护的公关公司的。公关公司他也不会说点对点去联系这些人,因为这些人他其实也有矩阵,每个人的粉丝量可能就在二三十万。某一个公司就是一起签了他们,负责维护我们品牌的这种公关公司就会在这里去挑符合需求的符合预算的。”  博主究竟能不能达到品牌方的要求,公关公司也得考虑。  经纪人王戈表示:“除非说真的是非常优质的内容,能够让粉丝自发的去转发或者说评论点赞,但是在现实过程当中比较少。因为客户想要的是你在这里把我需要去给受众传达的这些点明确出来,有的甚至要不断的重复。这些跟优质内容本身其实很多时候就是矛盾。公关公司它要去平衡这两者,为了达到这样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效果,在呈现数据的给客户去交差的过程当中,他就需要去加一些阅读量,还有点赞评论。”  品牌执行者——对公司高层负责,数据是最有力的说明。  李婷介绍,品牌至少希望得到成倍回报,比如,“花了50万,当然希望到老板那里说,阅读量500万。”这一点,王戈深有同感:“去找公关公司下单的品牌执行,他其实是一个执行层面的人,他需要拿这个东西去给他的领导做汇报。如果说我的预算拨出去了,案子做完了,数据很难看,他也没有办法交差。”  在李婷看来,一些公众号的投资方,也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数据造假的现实压力。“有一些他可能就是当年曾经做得很好。曾经的好是因为真的是自己一笔画一字一句写出来的,所以当年曾经很带货。但是他因为要养团队也开始扩充,甚至有A轮B轮这样进来,他不得不自己抽出来,去建立这些新的联系,获得更多的投资,获得更大的预算。他就有他的团队来帮他写的,但是其实现在这些团队就是说这是我一份工作,质量是直线下降的,几层之外的传播都是下降的。”  “繁华”过后终要面对现实,刷出来的只是“皇帝的新衣”  质量下降,势必影响流量,就可能需要靠刷数据、提价等各种方法来维持运营。  当然,在经历最初几年的风光之后,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点——公众号实际所有者、经纪人、公关公司、品牌执行人最终到品牌公司,已经逐渐明白,这些刷出来的漂亮数据,对于谁来说都是“皇帝的新衣”。  以品牌方来说,也摸索出了一些辨别的方法:“一直待在品牌里的人可能不那么知道,数据就是十万二十万,他们就是相信这个的。我们自己可能会看阅读量、留言量,然后甚至去看次条和第三条。通常是有个比例的,比如说头条有十万加,至少次条会在三四万左右,第三条可能会在一万左右,这个是个比较工整的、比较好的阅读量。刷数据的,它可能就是头条刷到十万加,然后次条他可能几千,那么你就知道这个当中差距就是差太多了,这样的号可能就会被踢出去。”  不管品牌李婷,还是经纪人王戈,包括博主娜娜,都认为公众号或者微博推广“躺着挣钱”的日子过去了,大浪淘沙,只有那些专注内容的精品才会被留下:“个别的博主会在接案子之前就讲,要么我不接,要接了我也不刷量。广告主在投放的时候,他现在其实也是多维度去衡量效果,不会说像以前那样,网红给我报多少,层层加价。一个品牌维度有没有提升,搜索指数,或者说我产品的一个访问的点击量有没有上去,这几年的这种试验过后,广告主心中也是有一个比较明确的一个标准,我一定要找到对的广告牌。”  央广记者:周益帆

  还原借贷过程、捋清案情脉络、顺藤摸瓜抓捕……  打击套路贷他们有妙招  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三支队自2016年9月开展打击“套路贷”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以来,抽丝剥茧,昼伏夜出,与犯罪团伙斗智斗勇,摸清了其诈骗手法,抓获一批违法犯罪团伙,去年一年无新发案。  打击“套路贷”的“上海经验”目前已在全国推广。  中山北一路803号,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所在地,20世纪90年代初,因一部广播剧《刑警803》,这里成了传奇,“803”也成了刑侦总队的代号。破案、擒贼、探秘、斗恶……广播里的曲折故事,在不少年轻人的脑海里埋下一个“英雄梦”。/*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如今的刑侦总队三支队支队长张琛,曾经也是这些年轻人中的一员,他至今仍记得1994年警校毕业,刚来到“803”的心情,“五层楼,两个热水瓶,每天早上拎着跑下跑上,感觉脚底有风,兴奋、激动”。从警24年,张琛和同事们一笔一笔地为“803”描绘着新的传奇。  摸清“套路”,成功侦破首起“套路贷”案件  “最严重的,明明只借5万块,几轮转下来,一套房子就‘转’没了。”说起“套路贷”,张琛眉头紧锁,“这种诈骗形式2010年开始出现,到2016年进入高发期。”  张琛所在的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三支队,全称是“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打击“套路贷”,是这两年该支队工作的重点。  2016年6月,上海警方接到报警,市民许女士称自己已超额偿还借款,却仍遭恶意追债和非法拘禁。根据许女士反映:2016年4月,她向名为“上海衡燊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小额借贷公司借款20万元,后因资金周转问题未如期归还,随后欠款由20万变成60万,开始有人上门讨债,家人不得不按照其要求转账还款;到了6月,衡燊公司负责人陈某某又拿着一张本该还给许女士的20万元借条,要求其还款,许女士无奈又花7万元“赎”回借条。  专案组经调查发现,情况与许女士所说大相径庭:衡燊公司出具了许女士本人签字的多份借贷合同,也提供了详细的银行流水,显示足额的借款确实转入过许女士账户。  “证据太齐全了,简直像特意准备好的一样。”张琛回忆,当时他们梳理了上海公安机关接报的同类案件,特别检索了衡燊公司相关债务诉讼,陆续找到另案中被衡燊公司起诉的市民姜某和吕某,两人反映的情况与许女士几乎一模一样:姜某2016年4月向衡燊公司借款28.8万元,虚签70万元借条;吕某欲借15万元,签下25万借条,后被衡燊公司发现其名下房产已抵押,不仅未放款,还殴打吕某,要其拿出4万元“赔偿”。  3名被害人,互不认识,遭遇却如出一辙。“放贷公司一切证据齐全,受害人只有一张嘴,无法为自己辩护。”张琛说,光是给姜某和吕某做笔录就用了半个月时间,“很多细节被害人记不清了,我们只能更细化问题,让被害人回忆每次签借款合同的场合、在场人员和借款方式等细节,还原整个过程。”  专案组花了两个多月时间,梳理被害人与嫌疑人之间的账目往来,排摸涉案人员与相关公司的关联,犯罪团伙的作案手法、组织架构渐渐浮出水面。在环环相扣的套路中,张琛和同事探清了衡燊公司的真实面目,“‘套路贷’实质上就是以放贷为饵,通过所谓‘担保’‘抵押’等方式行诈骗之实。”  成功侦破首起“套路贷”案件后,张琛总结经验,与各公安分局交流,并主动与检察院、法院沟通研商,会同市公安局法制部门出台《本市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的工作意见》,形成打击“套路贷”的“上海经验”,全国推广。  抽丝剥茧,从看似正常的行为中找出疑点  在“803”,刑警们最常说的是“勇者无畏、智者无敌”。出任务、斗歹徒,勇字当头;找线索、破案子,智字打底。  “‘套路贷’之所以能‘套’到受害者,因为犯罪分子把借款流程设计得非常缜密。”张琛说,他们利用受害人借款的急切心理,以无抵押快速放贷为诱饵,通过“虚增债务”“制造银行流水痕迹”“胁迫逼债”“虚假诉讼”等各种方式哄骗、威胁,有的还雇用法律顾问,一步步诱使被害人签下虚高借款文书。  为了摸清犯罪团伙的手段,专案组拜访过金融办、银监局,和检察官、法官也常坐下沟通。除此之外,甚至还到一些民间借贷人士那里“取过经”。“通过全面的了解,才能从看起来‘正常’的行为里,找出反常的地方来。”回忆打击“套路贷”的这几年,张琛觉得,要想“智者无敌”,没有别的什么捷径,“就是熬。”  “夜里开案情分析会,太困了,就抽烟。”办案时,每有进展,大家就要分析讨论,一讨论,就是十几个钟头,“打开会议室的门,里面烟雾缭绕,跟浴室一样;再拉开窗帘,哦,天亮了。”  智慧,是这样“熬”出来的;成绩,也是这样“熬”出来的。  自2016年9月起组织开展严厉打击“套路贷”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以来,截至2018年10月底,全市共打击316个“套路贷”违法犯罪团伙,抓获1770余名违法犯罪嫌疑人,为人民群众挽回经济损失超过12亿元。专项行动开展后,发案率逐年下降,2017年“套路贷”案件新发案降到了个位数,2018年截至11月底没有新发案。  “破案是团队工作,需要大家齐心协力”  在广播剧《刑警803》中,主人公刘刚,有勇有谋、刚强睿智,是十足的警界英雄,总能在关键时刻破案追凶、匡扶正义。  张琛,看上去好像也是这样的人物:表情严肃、不苟言笑、目光犀利。但在张琛看来,个人英雄形象只存在于艺术作品中,“真实的世界里,破案是团队工作,需要大家齐心协力。”在“803”,几个支队有明确分工:一支队破命案,二支队破抢案,三支队扫黑,四支队缉毒,五支队追逃,六支队街面侦查……“最重要的是互相配合、支援。”张琛说。  十几年前,在上海的闵行、松江一带,有线索说,一栋楼里聚集了近百人,从不出来,装了几十部电话,形迹可疑。  几经侦查,张琛和同事们发现,在楼里聚集的人疑似从事电信诈骗。“那时候,大陆还没怎么出现电信诈骗,对于我们来讲也是新型案件。”在几个支队和属地警力的密切配合下,犯罪团伙被一举抓获,警方破门而入的时候,团伙的办公桌上还散落着“剧本”。“诈骗分一线、二线、三线,每层楼都是一个‘单位’,一步步把受害者套进去。”张琛说,“如果没有各个支队间的紧密协作,像这样的大案很难迅速侦破。”  在张琛看来,团队协作不代表个人的价值被掩盖,不论在队伍里的分工是什么,只要用心用力,一样会有成绩。  在“套路贷”最猖獗的时候,每天有大量的市民到刑侦总队报案,三支队里有位老警员专门负责接待,“有的受害人,一进来就跪下,这位老同志就一个一个劝慰,给他们打气。”张琛说,有一阵子,他生病住院了,来过的受害人听说后,一遍遍打听他在哪家医院就诊。  “大概有二三十个市民,也不知道他住在哪个病房,就一层一层、一间一间地找,想去探望一下,道一声感谢。”说到这里,张琛停顿了一下,“儿子说觉得我很神秘,因为他睡觉的时候,我在工作,我睡觉的时候,他去上学了。有时候觉得挺亏欠他的。”接着他又说,“但是警察干成这位老同志那样,也值了。”巨云鹏巨云鹏

tom游戏大厅

  靠他人论文“骗取”省级科技奖浙江省科技厅:撤销奖项,予以顶格处罚   11日下午,浙江省科技厅发出通告,撤销了授予浙江省慈溪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范飞能等人的省级自然科学奖。通告指出,范飞能伪造他人签名和单位盖章,严重违背了科研诚信要求。  浙江省龙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退休工作人员王淼若等来了他期待中的结果。之前,王淼若实名举报范飞能剽窃其团队科研成果,并以此成果获得了2017年浙江省自然科学奖三等奖。  王淼若不明白的是,一篇与范飞能无关的、没有其署名的论文,怎么就成了他获奖的“垫脚石”,还顺利通过了重重审核?/*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11日,浙江省科技厅党组书记何杏仁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对违反科研诚信的行为,科技厅一向态度明确,“我们也将以此事为契机,加强科研诚信教育。”  一次获奖人不知情的获奖  范飞能获奖的项目,叫“流行性出血热病原——汉坦病毒生态与分子流行病学应用。”  在慈溪政府网的报道中,这是“由我市单位独立完成的唯一一个省级自然科学奖项”。报道指出,该研究表明蝙蝠是汉坦病毒的宿主,研究成果填补了病毒进化的部分空缺。  这些用词让王淼若觉得眼熟——因为,2013年,正是他所在的研究团队在国际上首次报道了蝙蝠是汉坦病毒宿主。该成果以封面论文形式发表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PLOSPathogens》上。  这篇论文,由来自中国疾控中心、浙江省温州市疾控中心和浙江省龙泉市疾控中心等多家单位的多位研究人员共同完成。在论文作者与致谢名单中,均没有范飞能等人及其单位。  该论文通讯作者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张永振,他也是整个项目的负责人。  根据浙江省科技厅的公示信息,范飞能获奖项目的主要完成人有5位,前4位均是慈溪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最后一位,则是张永振。  但张永振记得,自己向范飞能明确表达过,不同意其报奖。  张永振向科技日报记者介绍,为研究汉坦病毒,他们这几年在浙江设置了一些合作点。范飞能是慈溪市疾控中心一个科室的负责人,主要做些现场工作,采集老鼠等小动物,没有蝙蝠。新汉坦病毒是在浙江龙泉发现的,该病毒及报奖材料中其他成果的核心工作都是在北京的实验室完成的。可以说,蝙蝠汉坦病毒论文中的成果,“和范飞能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2017年4月,范飞能给张永振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自己要报奖,所有材料已经提交,报奖流程走到了最后一步,问张永振要身份证号和签名。“我都不知道他们报的奖是什么,我怎么可能同意。”张永振拒绝了范飞能的要求,没有提供任何相关材料。  原以为此事就此作罢,直到2018年6月底,张永振在网上看到了对慈溪市疾控中心获奖一事的报道。再一查,这获奖名单里,还有自己的名字。  “他把龙泉和温州的工作算作自己的成绩,又把我的名字也报了上去。”张永振有些无奈,“核心工作在我这做的,他要报奖,放了我的名字,至少也得经过我的同意啊。”  10日,记者联系上范飞能,其以领导有规定为由,拒绝了采访。  科技厅:将以此作为科研诚信建设典型案例  知道范飞能靠着不属于他的成果获奖后,王淼若和温州市疾控中心研究人员林献丹联系上他,要求其自行到科技部门撤奖。  根据范飞能和林献丹的聊天记录,范飞能无意撤奖。他说:“如果你们明年报奖,我会全力配合你们,毕竟我报过一次奖。另外经济上有什么要求或补偿,您尽管提。”之后,他又做出承诺:“省科技进步奖申报应用证明,宁波地区我也尽量帮您搞定。”  范飞能也承认,报奖未征得张永振同意。他的补偿是——“我准备给张老师寄一万元去。”  “他完全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看到这个解决方案,张永振哭笑不得。范飞能曾试图来北京找张永振说情。张永振当时在短信中回复:你不要一错再错,好自为之。并且,打了12个感叹号。  见范飞能不愿自行撤奖,从去年7月开始,王淼若和林献丹通过各种官方途径向慈溪市和浙江省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  何杏仁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7月,她接到举报线索后,“当场就指示成立专项小组,彻查此事。一旦核实,要严肃处理,作为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典型案例”。  浙江省科技厅先指示宁波市科技局展开调查;调查结果出炉后,科技厅派出复核小组进行复核;11月,复核小组提交调查报告;12月4日,经科技厅党组会讨论,依法依规做出了相关处罚决定。  “我们绝不含糊。”何杏仁强调,“对违反科研诚信的行为,我们一定会追责。”此次,范飞能在遭到撤奖的同时,也被列入科研诚信黑名单,5年内不得申报国家和省级各类科技计划、担任科技评审评估专家、被推荐(提名)为科学技术奖励候选人……“我们按照法律规定做出了顶格处罚。”  但是,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造假材料究竟是如何蒙混过关的?  何杏仁坦言,这件事也提醒他们,需要对评奖流程进行反思和梳理。“我们也正在调查。评奖流程中存在漏洞的地方要坚决改掉;若存在主观失职,相关责任人也会被严肃处理。”




(责任编辑:许七)